記者走訪發現40多起,警方稱近一個月來接到13起報案
  盜賊大多深夜行竊,一夜曾連偷5家
  盜賊入室卻毫無知覺,村民人心惶惶,盛傳盜賊使用了迷魂藥
  安新警方稱,懷疑是流竄作案,正與徐水警方合作偵破
  近日,有網友在安新貼吧發帖稱,“保定市安新縣寨里鄉增莊,王莊等附近村莊連續發生入室盜竊、搶劫案三四十餘起!有用迷魂藥的,有的則明目張膽地拿著砍刀進入別人家中。”
  燕都記者走訪發現,盜竊案涉及增莊、王莊、三合村、楊孟莊四個村子,兩個月來每個村子都有10多起,總共有40多起。安新警方稱,從9月20日至今,僅110報警服務台就接到了13起報案。盜賊大多深夜入室行竊,而一些村民毫無知覺,懷疑自己被用了迷魂藥。有村民說,晚上不敢睡覺,白天不敢出門,生怕家裡被竊賊光顧。對此,安新警方稱,懷疑是流竄作案,正與徐水警方合作偵破。
  燕趙都市網記者朱洪園 見習記者劉宇恆 實習生魏亞楠 文/圖
  王莊:錢放在枕頭底下,深夜睡覺時被偷走
  10月8日13時許,記者來到安新縣寨里鄉王莊村。在村裡,燕都記者打聽被盜人家的住址,村民都十分警覺,一直追問,“你們是乾什麼的?”
  當得知記者身份後,村民們紛紛大吐苦水。這個村已經有多戶人家被盜,記者走訪發現,王莊村不只在主要路口安裝了攝像頭,有多戶村民家裡也自費安裝了監控。
  “路口就有攝像頭,為什麼自己家還要安裝呢?”記者問。
  “防賊唄,最近小偷太猖獗了”一位村民說。昨天夜裡,他聽到狗叫,趕緊起來出門查看,什麼也沒有,但還是心裡不踏實,一夜沒睡,盯著監控一直到凌晨四點。
  王莊村治保主任王春年說,近兩個月來,村裡已經有十幾家被偷,被盜物品包括現金、手機、電動車等。最多的一家,被偷了3000元現金和一部手機,最少的只有16元。
  村民王鵬(化名)說,大約一個月前,他早上一覺醒來,發現屋裡被翻得亂七八糟,衣服被扔在院子里,自己枕頭下的3000元現金和一部手機不翼而飛。
  “我把錢放在枕頭下,居然都沒了”王鵬很詫異,他懷疑自己被用了迷藥,“不然我不會睡這麼死。”那一天晚上,王莊有三戶失竊,三戶村民都未察覺,他們也都懷疑被用了迷藥。
  最讓村民感到氣憤的是,大約半個月前,盜賊去村裡一家理髮館盜竊,居然還在人家的卧室里大便。同一天晚上,還把一把菜刀和一把匕首遺落在另一戶村民家。
  “現在我們真是晚上不敢睡覺,白天不敢出門,生怕家裡被賊光顧”,多位村民說,希望警方早日破案。
  增莊:大白天手提大砍刀破門行竊
  隨後,燕都記者來到增莊村,據村民介紹,近來村裡也是盜竊案件頻發,據統計有10多起,向來安靜的村莊因此而人心惶惶。據瞭解,與附近的王莊不同,該村有幾起盜竊案發生在白天,而且都帶著刀具。
  被盜的村民凌長安介紹說,事發時間大約是9月20日9時20分。“他們開了一輛白色的現代瑞納,車牌號看不清,大約有四五個人。”
  “當天上午九點多家裡人才都出去,大門上了鎖。我叔叔來我們家時發現大門反鎖就不停地敲門,以為家裡有人,結果衝出來四個持刀的人威脅他,不許說出去,然後上了那輛車逃走了。”凌長安的兒子說。
  凌長安的兒媳婦介紹說,他們得知消息後趕到家裡時發現屋裡被弄得亂七八糟,丟了一千多塊錢現金和項鏈、戒指等貴重首飾。
  事發後,他們報了警,民警過來瞭解了具體情況並對失竊物品進行了登記。
  在增莊另一被盜者家裡。楊女士說,8月24日丈夫值夜班,家裡僅剩她一人帶著八個月大的孩子。由於剛剛蓋上房子,院子還沒有安裝大門,竊賊得以進到院里,跳窗戶進入屋裡。
  “大概夜裡兩點多,孩子要吃奶,我忽然發現床頭有人,嚇得我大叫起來。他一手掐住我的脖子一手用刀子抵在我的肩上,讓我不要喊,並說他手裡有刀子。我嚇得不敢出聲,只能緊緊地摟著孩子。”楊女士心有餘悸地說。
  她還告訴記者,因為剛蓋上房子,家裡沒錢,只有自己褲子兜里有15塊錢,被他們拿走了,褲子被仍在院里,而且那天晚上下著雨他們還拿走了一把雨傘。
  過了十多分鐘,估計盜賊走了,楊女士才哭喊起來。但是令楊女士沒想到的是,盜賊竟然又掀開卧室的帘子,朝屋裡看了看,嚇得楊女士立刻停止了哭喊。“我是用腳給家裡人撥打了電話,嚇得我渾身顫抖都抱不住孩子了,現在還得經常到醫院里去看醫生。”
  楊孟莊、三合村:一夜被盜四五家,老兩口丟了6塊錢
  在楊孟莊村,記者從村民處瞭解到,被盜的住戶都是村裡比較僻靜的地方,一般村子里的監控設備都輻射不到。“上周我大兒子家就被偷了,丟了兩千多塊錢。”一位村民向燕都記者介紹說。
  “現在村裡被偷了很多家,據說他們用了迷藥,都進到卧室里把人家的衣服拿出來了。”談到村子里傳的沸沸揚揚的“迷藥”時,另一位村民神秘地說。
  村主任孟先生告訴燕都記者,楊孟莊村有四千多人,一千三百多戶,這幾天被盜的大概有十多戶。僅6日一夜裡就有五戶被盜,多則三五千塊錢,最少的一戶,一對70多歲的老人被偷走了褲子兜里僅有的6塊錢,第二天早上老人在院子里發現了自己的衣服。
  孟先生還介紹說,村子主要路口都有監控設備,但是案發的地點一般在比較僻靜的地方。在村委會辦公室里,記者看到該村在9個路口安裝有監控設備,但是有5個是壞的,就在記者向村主任瞭解情況的時候,又壞掉了一個監控設備,只剩下3個能用。
  而相鄰的三合村,也發生了同樣的入室盜竊案件。據三合村村支書介紹說,村裡4月份曾發生過白天有四五家被盜的事件,而近半個月來,頻繁發生入室盜竊事件,報案的就有六七家,算上沒有報案,一共有十多家,丟失金額在千元左右,還有丟失電動自行車電瓶、首飾等的。
  安新縣公安局:懷疑是流竄作案,正與徐水警方合作偵破
  9日9時許,燕都記者在安新縣公安局政治處瞭解到,寨里鄉發生頻繁入室盜竊案一事,接警後寨里鄉派出所和刑警三中隊已展開調查,初步懷疑是流竄作案,在相鄰徐水境內也發現了類似案件,目前已經和徐水縣刑警隊取得聯繫,進行聯合偵查。
  據相關負責人介紹,9月20日起,僅110報警服務台,關於寨里鄉入室盜竊案件共接警13起,被盜財物涉及現金、首飾及電動自行車電瓶等。
  追問:真的有迷藥嗎?
  對於村民反映的被使用迷藥的事。10月9日上午,記者採訪到保定市第一中心醫院麻醉科的丁彥玲主任。她告訴燕都記者,我只是聽說有壞人把迷藥噴在手上,作案時捂住人的嘴,幾秒鐘就把人熏暈的事,事實上並不瞭解這種東西是什麼樣的,也沒見過。
  “對於傳說的這種迷藥麻醉效果,我也表示懷疑,因為在醫學的麻醉專業里,目前還沒有這麼先進的麻醉劑。在醫學上,迷藥被稱為麻醉劑,一種是靜脈註射的,一種是吸入式的,但是吸入式的麻醉劑若想達到麻醉效果,第一需要濃度,第二需要麻醉機輔助,麻醉機通過管道、面罩將很高濃度的麻醉劑輸給患者,而且要1-2分鐘的輔助時間,患者才能進入麻醉狀態。”她說。
  針對村民們盛傳的“迷藥”一事,安新公安局相關負責人也表示,並未發現過類似案件。
(編輯:SN146)
創作者介紹

Paris

ik33ikad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